bbcp2p > 科幻小说 > 江念姿沈程什么小说 > 第233章 像沈程

第233章 像沈程

 热门推荐:

感受到江念姿的目光,沈程抱着孩子转向她,语气温和:“念念,要喝水吗?肚子饿不饿?”
“不饿。”江念姿摇了摇头:“你把孩子抱过来给我看看。”
闻言,沈程抱着妹妹来到江念姿床前。
妹妹比哥哥还要小只,一张小脸还没苹果大,看着红彤彤的。
哥哥像只猪一样能睡,在江念姿边上呼呼大睡,妹妹时不时发出奶声奶气的哼唧声,听得江念姿心都化了。
江念姿让沈程扶着她靠坐在床上,这才抱上自家的宝贝女儿。
小丫头脸蛋嫩得出奇,江念姿伸手戳了一下她的小脸蛋:“妹妹是不是饿了?”笔趣阁
“已经喂过豆奶了,尿布也换了。”沈程看江念姿嘴唇干燥,拿着搪瓷缸凑到她嘴边,“念念,你先喝点儿水,我请常明他妈给你炖了鸡汤,等会儿就过来了。”
这个年代,奶粉还不盛行,只有豆奶和麦乳精,小孩子吃这个肯定没营养。
但是江念姿刚刚睡着了,沈程不想吵醒她。
“常明他妈?梁春花吗?”江念姿就着搪瓷缸喝了口水润润嗓子,皱眉问道:“这么麻烦别人,会不会不太好?”
虽然常明是他下属,沈程请帮忙的话,对方肯定不好意思拒绝,但江念姿不想那样。
沈程知道她的担忧,解释道:“不白帮忙,拿京市那边的特产跟她换。”
知道江念姿怀孕后,沈武林和蒋新丽从京市寄了不少好东西过来。
就连在紫尘县的爷爷奶奶,也寄了好些土特产过来。
江念姿用不上,沈程干脆拿了跟梁春花换,请她帮忙做些营养的吃食送过来给江念姿。
这么一说,江念姿放心了。
“沈程,你告诉我妈和我姐了吗?还有我大哥和爷爷奶奶。”
孩子来得突然,就算按照真实的预产期,也还不到时间,她和沈程被打了个措不及手,没能提前通知。
沈程道:“还没来得及,我等会儿让小胡去通知一下。”
从江念姿喊痛到现在,沈程就没闲过。
小丫头一直哼哼唧唧,非要抱着才不哼。
江念姿点了点头,看怀里的小丫头一直在吸自己的上嘴唇,感觉她还没吃饱。
“你在外面守着,我给孩子喂个奶。”
面对喂奶这事儿,江念姿还是会感到羞耻,自己老公看看无所谓,别人看着,她是真的会不自在。
沈程去门口守着,江念姿抱着妹妹喂奶。
小家伙果然饿了,大口大口地吸,让江念姿有些不适应。
她戳了戳小家伙的脸蛋:“你慢点儿。”
小家伙吃东西受到干扰,不舒服地又哼了哼。
喂了妹妹后,江念姿想喂哥哥也吃点。
结果无论她怎么戳,哥哥都保持着呼呼大睡的姿态,任凭风吹雨打,我自巍然不动。
胖乎乎的小脸上写满了惬意和满足,明明身体挺瘦的,小脸却是个盘子脸,有着特别明显的小奶膘。
喂过奶后,江鹏宇和许矜矜来了。
许矜矜给江念姿买了许多小礼物。
江鹏宇看着婴儿床里两只小小的东西,觉得十分神奇。
“姿姿,你居然生了个人?”
他到现在不敢相信,他妹妹居然生出了两个人。
许矜矜觉得好笑,在他腰间掐了一把:“你这问的是什么废话,姿姿不生个人,那生什么?”
江鹏宇漆黑的眸子写满憨憨的笑意,他双手在裤子上搓了搓:“我就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姿姿,我能抱一下小家伙吗?”
“当然可以。”江念姿笑着跟沈程说:“沈程,你把大宝给我哥抱一下。”
妹妹在江念姿怀里,沈程不太放心江鹏宇这糙汉子。
他动作小心翼翼地把大宝抱起来,姿势堪称专业。
结果到了江鹏宇手中,就变成了举重的姿势。
他两只大手捧着大宝的脖颈和屁股,像是在端一盘菜。
一直呼呼大睡的大宝,终于睁开了眼睛。
懒洋洋地掀开一只眼睛的眼皮,仿佛瞅了江鹏宇一眼,然后又闭上继续睡。
就他这一眼,足够江鹏宇看清这小家伙眼尾也有颗泪痣了。
他笑了一声:“还别说,长得跟沈程挺像。”
准备往怀里收,结果小家伙太软,江鹏宇“豁”了一声:“怎么软绵绵的,嘶,不行不行,我抱不了,还是给你吧。”
他又把大宝还给了沈程。
许矜矜笑他没出息。
两个孩子现在还看不出具体好不好看,因为皮肤还红红的。
但是江鹏宇越看越喜欢。
他感慨似的说了一句:“什么时候,我也能有这么可爱的孩子就好了。”
他也喜欢小孩子,不过是随口感慨罢了。
一旁的许矜矜却听进了心里。
她凑近江鹏宇耳边笑着说:“那你什么时候把我娶回家,我就什么时候给你生呗。”
她说得并不小声,弄得江鹏宇不好意思,眼里却洋溢着明晃晃的笑意。
他扭头看了许矜矜一眼,拉着她的手没说话,眼睛却亮得吓人。
许矜矜一巴掌盖在他脸上:“笑得太得意了,当我没说。”
“说出来的话,那可不兴收回去,我记住了。”
没多久,梁春花就把鸡汤送过来了。
丁红梅也带着江雪和江豆豆来到了病房,江雪看着两个小家伙格外喜欢,一会儿抱抱哥哥,一会儿抱抱妹妹。
恨不得把兄妹两个小脸亲肿。
江豆豆也好奇得要命,但他不敢抱,只能待在一边,趴着小床上看两个小外甥。
“姐,妈说我们可以在这边住一段时间,她照顾你,我陪着小外甥玩,你开不开心?”
江念姿喝完鸡汤,闻言习惯性说道:“妈,不用的,沈程可以照顾我,您去忙您的事儿。”
她妈现在也有自己的事情做了,江念姿挺高兴,这样她妈再也不会觉得孩子们都有出息,自己却拖后腿了。
丁红梅淬了一声:“你这个傻闺女,啥事儿能有你重要?在妈这儿,什么工作的没你重要,该放就得放,妈现在又不缺钱用了。”
这种满怀爱意的数落,江念姿无法拒绝,甚至十分享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