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cp2p > 科幻小说 > 江念姿沈程什么小说 > 第196章 酸成泡菜

第196章 酸成泡菜

 热门推荐:

病房里的沉默,无疑给了沈程和江鹏宇最残忍的答案。
沈程笔直站在地面的身子狠狠晃了一下,几近踉跄。
江鹏宇则狠狠地闭上双眼,悲恸席卷全身。
他们红着眼眶往病房走。
门推开,里面传来许矜矜惊喜的叫声。
“江医生,你终于醒了。”
沈程这辈子的心情,都没有这么起伏跌宕过,他快步跑到病床前。
江鹏宇亦是快步跟了上去,刚刚的悲痛瞬间被惊喜替代。
两人跑到床边,看见江念姿微微歪着脑袋,冲他们笑得眉眼弯弯,那颗几乎落到冰窖里的心,终于得到回暖。
江鹏宇龇起一口大白牙,完全把许矜矜当兄弟了,一巴掌拍到许矜矜的背上:“差点被你丫的吓死。”
许矜矜被他拍了个踉跄,扭头看向江鹏宇,想要骂他几句,看见他笑得开心,无奈地笑出声:“江医生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哥哥。”
沈程没说话,他就这么痴痴地看着江念姿,目光从她脸上逡巡着,似乎要将她完完整整地看在眼里,才确定她没事了。
江念姿刚从梦中苏醒,太多杂乱的梦境,让她一时间有些分不清记忆和现实。
看见沈程布满血丝的双眸和一脸憔悴的模样,蓦地想起梦里他苦守在坟墓前的画面。
一时间眼睛酸涩得厉害。
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视,很快引起别人的注意。
江鹏宇那颗老父亲的心差点酸成泡菜。
许矜矜还要给江念姿做检查,不得不把两个臭男人赶出去。
江念姿罩着氧气罩,身子也虚弱得厉害,连张口说话都困难。
许矜矜一边给她做检查,一边出声安慰她:“江医生,你总算醒来了,你要是没醒来,我都担心你哥和沈程会崩溃。”
江念姿眨了眨眼,许矜矜继续说道:“我认识沈程那么久,第一次看见他哭得那么……无助。”
对,就是词。
许矜矜迟疑的时间,是在思考怎么形容更准确。
“你也知道我以前喜欢过沈程,我还蛮了解他的,他在我眼里,一直是有能力、骄傲、沉稳的代表,别看他才26岁,不对,今年已经27岁了,从他少年时候起,他在我们大院小伙伴眼里,好像就是无所不能的……”
“我们不管遇到什么问题,只要找他,他总能以最正确的方式帮助大伙,不然我那么骄傲的人,也不可能追着他一直不放,正是因为他在我眼里已经快神话了……不过今天,我终于看到了他接地气的一面了。”
原来在在乎的人面前,当自己无能为力时,沈程也会那么无助。
他不知道,他哭着求她救救江念姿的时候,她有多么震撼。
沈程从来不会求人,更别说哭着求人了。
从他眼里,她看到了慌乱和无助,还有恐慌。
她还以为这些情绪,永远不可能出现在沈程身上呢。
江念姿几乎可以先想象到他难受的模样。
这个男人,曾经因为她的离开,痴守十几年,只因为她说希望他活着。
江念姿听得心疼,眼睛酸酸的。
许矜矜给她做完检查,又让护士进来消了毒,这才出病房给两人报喜。
江念姿暂时还不能出重症病房,但她的苏醒,给了沈程和江鹏宇很大的希望。
临近婚期,有没有特殊事件,赵旅倒也宽容,直接给他放了假。
江鹏宇就必须要回部队了。
不过江念姿醒过来,他也放心了。
这几天,沈程就待在重症室窗户外面,趴在窗户边上看着江念姿。
他怕她一觉睡过去,再也醒不过来。
白天她睡觉的时候,他就在边上窗户边看着,看到她醒来,他就在外面静静地陪着她。
只有晚上沈程才会在外面的椅子上坐着睡觉。
但睡补肾,每次睡着不到一个小时,他就会惊醒,又跑到床边盯着江念姿看一会儿。
吃喝都是许矜矜给他送。
刨开曾经的荒唐追求,许矜矜还是他发小。
看他这副模样,许矜矜还真有些叹为观止。
期间杜医生和中医部的几个医生都来看望过江念姿,不过都只是在外面。
终于,江念姿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。
沈程全程跟着护士们推着她往普通病房,到了病房里,他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回床上。
这些天江念姿虽然醒了,但两人就跟隔着太平洋视频似的,只能看到对方,不能触碰到对方。
等所有医护人员离开,只剩下她和沈程之后,江念姿强撑着的坚强终于塌陷。
她朝沈程张开手:“抱抱……”
一声软软的抱抱,让沈程红了眼,藏在心里的思念和担忧如同洪水般倾泻而来。
这些天他一直在压抑着自己。
不让自己有一丝丝情绪外露。
直到这一刻,沈程才感觉自己活过来了。
他坐在床边凳子上,抓住她的手握在掌心,低下头轻轻在她脸上亲了亲,动作小心翼翼,好似对待珍宝。
他手指摩挲着她额头上的碎发,一开口,声音都哑了。
“念念乖,你身上还有伤,不能抱。”
天知道沈程多想狠狠地将她揉进怀里,可现在不能,她身上还有伤口,牵扯到会疼的。
那声音温柔到了骨子里。
江念姿心底发软,伸手摸了摸他的脸。
看见他脸色憔悴,胡渣明显,从勾人的小白脸变成了邋遢大叔,心疼他,却故意逗他笑:“沈程,你现在好丑呀……”
刚从死神手里逃回来,江念姿虚弱得就像是被抽走了魂魄,连说话也变得软绵绵的,有气无力。
她说他丑,眼里的笑却很温柔。
沈程握着她的手贴在脸上:“那等会儿你睡着了,我去洗个澡,刮个胡子。”
江念姿补充:“再睡个觉吧,边上有陪护床。”
她不知道沈程那种失而复得后的心情。ique.iz
怕再失去,他变得小心翼翼。
他笑着点了点头:“好,等你先睡着。”
江念姿哪儿有那么多瞌睡呀,但听了他的话,不一会儿就闭上眼睛假装睡觉了。
过了好一会儿,江念姿悄悄睁开眼,对上沈程含笑的眸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