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cp2p > 科幻小说 > 江念姿沈程什么小说 > 第51章 别打主意

第51章 别打主意

 热门推荐:

蒋新丽有那么一瞬间的梗塞。
无他,眼前的小姑娘太好看了。
美人落泪,揪得人心发颤。
沈程坐在躺椅上,一直关注着她,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。M.iQue.iZ
他指尖动了动,漆黑的眸子里,似乎有明明灭灭的光划过。
蒋新丽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他没欺负你,那你是有什么难事吗?不然怎么会哭了?”
啊……
她哭了吗?
江念姿伸手摸了摸眼睛,眼睫都是湿润的。
想到她泪失禁的体质,江念姿颇有些头疼。
她每次只要情绪一紧张,就会这样,完全不受控制。
没想到因为这样,害得沈程被误会了。
当着蒋新丽的面,江念姿不好意思说那种事,找了借口:“因为,因为家里有些困难事。”
“困难事?什么困难事,江医生你说说看,看我们能不能帮上忙?”
确定儿子没有欺负江念姿,蒋新丽这才放下心来。
江念姿哪里有什么困难事,就算有,她也没有麻烦别人的习惯,毕竟她自己可以想办法。
正犹豫着找什么借口应付蒋新丽,余光瞥到一道银光。
扭头看去,才发现沈程手臂上还扎着两根银针。
这两个穴位的银针要扎得就一些,看看时间应该也差不多该拔了。
她赶紧推着蒋新丽往外走:“沈夫人,谢谢您的好意,我的事情,我自己有办法解决,您先出去,我要给沈程拔针……”
拔针有什么不能看的?
蒋新丽一边狐疑着,一边被推了出去。
终于把蒋新丽推出去,江念姿松了口气。
再次单独面对沈程,心又开始虚了,明明是不小心的,却总感觉自己轻薄了他。
她蜗牛一样挪到沈程边上,把摔倒在地上的凳子扶起来,坐下,默默拔针。
为了防止沈程尴尬,她像个鹌鹑一样,脑袋垂得很低,就怕沈程和她对视会更尴尬。
他虽然是男人,但这个年代大家都保守,估计对方比她还尴尬吧?
江念姿脑袋低到离谱的程度,让沈程露出来的手臂,都能感受到她羽毛一样轻柔的气息拂过。
她的泪失禁体质和避免他更尴尬的行为,让沈程理解为她过分紧张和尴尬。
“刚刚……”
“刚刚对不起!”
江念姿脑袋上像是竖了一根天线,他刚开口,她就快速截胡。
瞧着她白嫩的手指,沈程轻咳一声,别开视线。
“既然不是故意的,江医生也不用一直放在心上。”
江念姿到现在都还记得那种触感,听他这么说,虽然心虚,却已经渐渐平静。
为了缓解他的尴尬,她尽量表现得很自然,抬手一拍,笑道:“我已经忘记了啊,你也不用放在心上!”
沈程好看的桃花眼蓦然睁大,眼尾也染上了红。
“手!”他表情都变了。
江念姿低头一看。
梅开二度!
她眼睛睁得比沈程还大。
她说她这次也不是故意的,可信度还有几分?
这次她缩回手的速度很快,还十分心虚地把手背在了身后。
然后继续瞪大一双眼睛,无辜地看着沈程。
他面色有些痛苦。
江念姿想到她刚刚的力道,心里想着,完了完了,别生育能力没被她治愈,直接被她弄废了。
“你没事吧?”
看他额头迅速冒出虚汗,江念姿担心,凑过去问他。
沈程抬起一只手挡住她:“你离我远一点。”
江念姿大写的囧。
反正针也拔了,那就,先暂时拜拜吧。
她再次“风”一样地跑出去。
低头看着自己的手,江念姿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,这手不干净了。
这边,沈程弓着身子,等那股疼痛劲儿缓过去,才想起他刚刚情急之下说的话。
他让她离远点……
这话是不是过重了?
他眉头皱起,那会儿他痛极了,有她在,他压根不好意思有什么反应,才想让她出去。
她会不会觉得他在怪她?
这一次,送走沈程一家人时,江念姿心虚程度持续旺盛。
尤其面对沈程。
“这药,熬了晚上喝一次就行,忌冷水。”把药包递给沈程,江念姿垂着脑袋叮嘱。
音色听着已经恢复正常,但沈程只能看见她低垂的脑袋。
他想解释几句,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
他怕再次提起,会让她更羞涩。
本想道歉,她忽然抬头,沈程瞥见她眼尾的红,心到底是软了。
这么娇弱的女孩子,今天应该被他吓坏了。
“我没怪你。”
丢下这句话,沈程没有停留,转身出了医馆。
他怕多停留一分,她就哭给他看。
等人彻底走了,江念姿瘫在椅子上,伸手盖住脸蛋。
忽然察觉这是那只罪恶之手,条件反射一把把手甩开。
张爷爷从外面回来,看她红着眼睛,紧张道:“丫头,谁欺负你了?”
没谁,是她欺负人了。
江念姿道:“眼睛进沙子了。”
“那你小心点。”张爷爷念叨一句,开始去整理药材。
江念姿心里疑惑,她看起来很像被欺负的吗?
怎么谁都那么问?走到柜台前,她拿一面镜子。
镜子里,她一张白嫩的脸蛋透着烟粉色,眼眶含着水雾,一副欲哭不哭的模样,眼尾红得厉害。
江念姿猛地把镜子盖在柜台上,还真像被欺负狠了的样子。
怪不得大家都那么说!
江念姿揉着眼睛,这该死的泪失禁体质,能不能不要这样?
她一点想哭的心思都没有,真是莫名其妙。
明明她才是欺负人的那个……
虽然不是故意的。
另外一边,沈程躺在床上,想起临走时她眼尾的红晕,心底像是被堵了一块。
他觉得自己唐突了小丫头。
如果不是他突然出声吓到她,她也不会不小心碰到他。
她医术厉害,做事沉稳冷静,让他都快忘了,这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丫头,比他小八岁呢。
不想过多去关注她的事,沈程摇了摇脑袋,出门来到招待所,拨通了江鹏宇的电话。
他想说上次让许强查的那个人的情况。
接通电话,把事情说清楚后,两人确定了一个方向。
重要事情说完,沈程准备挂断电话。
江鹏宇道:“等一下。”
沈程:“什么事?”
江鹏宇重重咳嗽:“沈程,你是我最好的兄弟,我也只想关照你,我妹妹她,性格好,善良,温柔,只是相看相看,答应我,别拒绝。”
沈程:“滚。”
“艹。”江鹏宇暴躁了:“你就不能看兄弟面子上,跟我妹妹相看相看吗?我告诉你,你要是再拒绝,我可就放弃你,把我妹介绍给邵阳或者李文了,到时候你别怪兄弟不关照你。”
沈程不明白江鹏宇自己屁股都擦不干净,为什么一门心思就想给别人擦屁股。
脑海中闪过那双欲哭不哭的眼睛,沈程眸色暗下来,语气也带了一丝正经:“你介绍给谁都行,别打我主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