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cp2p > 科幻小说 > 江念姿沈程什么小说 > 第50章 受惊过度

第50章 受惊过度

 热门推荐:

江念姿虽然是医生,但上辈子加这辈子,都从来没碰到过异性不该碰的地方。
惊慌之下的操作,让她瞪圆双眼后,第一时间不是立刻把手收起,而是傻愣愣地盯着看了几秒。
直到耳边传来暗哑的提醒声:“江医生……”
那声音该怎么去形容,暗哑中透着一丝压抑。
江念姿这才反应过来,猛地缩回手,她左手捧着右手,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沈程,像极了做错事的小孩。
一双杏眼儿睁得又大又圆,似乎有水雾晕出,湿漉漉的,眼尾还泛着微微的红,好像她才是被欺负的那个。
对上这样一双眼睛,沈程自认他定力没那么好。
他有些狼狈地曲起一条腿,见她好像被吓坏了,沈程张了张嘴,他该怎么安慰她?
他还没出声,她受惊过度似的,猛地从凳子上站起来,对着他九十度鞠躬。
因为动作过大,凳子被后作用力推得直接倒在地上。
沈程愣了一瞬。
“对不起!”江念姿脸红羞臊,她真不是故意的。
他长得那么好看,会不会以为她是见色心起,故意借着治疗的借口,对他行轻薄之事?
向来冷静的心态在这一刻彻底崩盘,掌心似乎还有他身上的温度,灼人得厉害。
她想想要是谁不小心碰了她那里,就算不是故意的,她也会巴掌伺候。
江念姿有个特性,只要一紧张,说话就会带着颤音,听起来很像含着哭腔。
细软的声音染上哭腔,像极了情动后不自觉溢出的声音,让人听了,仿佛心间被软软的羽毛划过,轻飘飘的,没有一丝重量,却惹得人心痒难耐。Ique.iz
沈程曲起的腿,再次往上挪。
看着朝他鞠躬认错的江念姿,他薄唇轻启,声音依然暗哑:“江医生不必自责,是我吓到你了……”
江念姿自觉做错了事,听到他不在意,还给她开解,抬起头时,清澈的眸子染上一丝羞赧。
“那,我,我先出去了。”
说完,她一溜烟跑了出去,有落荒而逃的味道。
帘子在颤动,沈程看了一眼,忽然哑声失笑:“还是太小了……”
才十八岁呢。
他心思不良,她不小心的举措,已经让他兵荒马乱。
没想到小丫头比他还要紧张。
沈程不知道,他此时荡漾着一丝柔情的笑,落在战友眼里,只会对他说一个字——骚!
他长着一双惑人的桃花眼,实在不适合笑得那么荡漾。
收回视线,沈程低头看了一眼插在手臂上的银针。
还有两根没拔,也不知道,是时间还不到,还是她忘了。
江念姿冲出外面时,白嫩的俏脸已经染上一片嫣红。
白里透粉的模样,比那落了晨露的桃花瓣还要勾人。
蒋新丽正好来柜台询问江念姿沈程的情况,一走近,看见她这一副被欺负的模样,心里顿时“咯噔”一声。
她家那个铁棒槌,不会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吧?
蒋新丽自认了解自家儿子,家庭环境的熏陶,他从小就很尊敬女性。
而且从小就有一颗精忠报国的心,一心只想为国献力。
应该,不会吧……
但小江医生这模样,实在不像是没被欺负的样子。
难道不管男人外表怎么样,遇到喜欢的女人,都会化身臭流氓?
蒋新丽忐忑得不行。
她是想要撮合儿子跟小江医生没错。
但是她不想儿子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事情来。
“江医生。”她开口喊了一句。
江念姿抬头,一双眼睛含着水雾,好似有泪水要出来,水光盈盈,看起来很漂亮,但这一看就是要哭了呀!
蒋新丽脸色当即变得严肃起来。
“江医生,是不是我儿子做了什么不规矩的事?”
江念姿泪失禁体质,一紧张,泪腺就发达,完全不受心情控制。
明明内心没有一丝难过害怕,也没有想哭的情绪,只是相当尴尬,但是眼泪不争气,莫名其妙就往外冒。
听到蒋新丽的声音,还没听清她说了什么,江念姿眼睫轻轻一颤,泪珠就落了下来,刚好垂在下眼睫,欲落不落。
这个牲口!
蒋新丽怒了。
平日里总是笑呵呵的脸色绷得僵硬。
“江医生,你放心,我会为你讨回公道的。”
她绕过去,一把拉住江念姿的手,大步流星地朝沈程所在的看诊区走去。
江念姿“诶?”了一声:“沈夫人,您刚刚说什么?”
店面就那么点大,江念姿话音刚落下,蒋新丽“唰”地一声就把帘子拉开了,然后拽着江念姿走进去,再拉上帘子,动作一气呵成。
沈程正低头盯着手上的银针,犹豫着他要不要自己拔出来,突然听见声音,下意识抬头看去。
看见他妈拽着江念姿进来,沈程的视线先落到江念姿身上。
她眼底还垂着泪珠,看向他的眼神,小鹿斑比似的,湿漉漉的。
沈程压下眼帘,眉宇皱了起来。
“沈程,给江医生道歉。”蒋新丽开口就是凶巴巴的语气。
沈程:“?”
江念姿也:“?”
沈程看向蒋新丽。
蒋新丽眼底压着怒气:“怎么,长大了翅膀硬了,老娘管不了你了是吧?居然还学会欺负女同志了!”
听到这里,江念姿虽然不明白蒋新丽为什么这么说,但她很肯定,她误会了什么。
“啊,沈夫人,沈程没欺负我。”江念姿赶紧说道。
然而因为过于着急解释,声音莫名颤了颤,配上她湿漉漉的双眸,蒋新丽当她受了欺负不好意思说呢。
她郑重地握着江念姿的手承诺道:“江医生,您治好了我公公的腿疾,我们全家对您感恩戴德,你放心,在沈程欺负你这件事上,我们全家上下,绝对不会有一人姑息他,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她说得太过郑重严肃,让江念姿生出一种错觉,她只要点个头,下一秒,蒋新丽就会抽沈程一大嘴巴子。
她赶紧解释:“他真的没有欺负我,真的,您不要误会了。”
江念姿认真看着别人的时候,无辜的双眸看起来更加真诚。
蒋新丽迟疑了一下:“真的没欺负你?”
“真的。”江念姿赶紧用力点头。
这一用力,一直挂在下眼睫悬着的眼泪悄然滴落。
没有落在脸颊上,悬空着落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