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cp2p > 科幻小说 > 江念姿沈程什么小说 > 第2章 全家独宠

第2章 全家独宠

 热门推荐:

江念姿一个成年人,没办法当着小孩的面吃好东西,却不管对方。
想了想,她拿起筷子,把两个荷包蛋夹破,分成四块,打算一人分一块。
“妈,你吃。”她先夹给丁红梅。
丁红梅一愣,忙用筷子挡住:“姿姿,你干啥呢?”
江念姿看过原著,知道原主的性格比较腼腆,但一直温柔听话。
她软了语调,说道:“妈,我一个人吃不完,你们分着吃点儿。”
丁红梅知道女儿最知道心疼人了。
闻言,当即红了眼眶嗔骂道:“你个死丫头片子,这么点儿都吃不完,难怪长不胖,妈不喜欢吃鸡蛋,你自己吃。”
说着,她毫不犹豫就把鸡蛋丢回了江念姿碗里。
江念姿怕太坚持引来怀疑,于是没有继续,只看向江豆豆和江成。
这年头,鸡蛋都是稀罕物,他们家里的条件,根本买不起鸡蛋,这还是奶奶给人看病,人家送给奶奶,然后奶奶拿过来的。
江成一看江念姿的表情,就知道他妹妹又心软了,忙捂着碗说道:“姿姿,哥哥也不喜欢吃鸡蛋,你吃。”
哪儿是不喜欢呀,鸡蛋刚出锅,江念姿都看见他们吞咽口水了。
江豆豆一边吞咽口水,一边眼馋地盯着江念姿碗里的鸡蛋,口不对心地说:“姐,豆豆也不喜欢吃鸡蛋。”
喜欢,可喜欢了,江豆豆最爱吃鸡蛋。
可是妈说了,姐姐身体不好,在娘胎里受了苦,他们要对姐好,好东西要紧着姐。
江豆豆那小模样,把江念姿一颗心都融化了。
这都是什么宝藏家人!
物质上很穷,但是精神上的爱,却是江念姿从未拥有过的富足。
知道坚持下去,只会引来怀疑,江念姿没有坚持,但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。
她一定要让这家人都过上好日子!
看她低头吃鸡蛋,丁红梅爱怜地摸了摸她的脑袋,果然,女儿才是最贴心的。
-
晚上躺在床上,江念姿百感交集。
家里就是个普通的三间瓦房,中间堂屋,两边房间,堂屋后面是厨房。
堂屋左边有两个房间,一间是江成和江豆豆睡,一间是丁红梅和姐姐江雪睡。
江雪在县城里给人家打工贴补家用。
只有江念姿独一个人拥有一间房间。
她住在堂屋右边,右边两个房间,一个是堆东西用的杂物间,一个是她的房间。
这家人确实很宠江念姿这个女儿。
这个年代已经大解放了,江念姿想着她该怎么赚钱改善家里的条件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第二天一觉醒来,被丁红梅拉着,说要去镇上给堂哥打电话。
江念姿和江雪是家里唯一念书念到高中的孩子。
因此每次去镇上打电话,丁红梅都会带上女儿。
正好村里有人要去镇上,隔壁家的大叔拉着牛车过去。
这还是江念姿第一次坐牛车呢。.IQUE.iz
牛车后面是木板搭建的框架,像一个矮平的长方形箱子。
看着很新奇,但是特别脏。
丁红梅丝毫不在意,一屁股直接坐了上去,想起什么,赶紧脱下自己的外套垫在牛车上,然后才朝江念姿招手。
“念姿,来,坐妈衣服上,干净。”
丁红梅身上穿的也是破破烂烂的补丁衣服,只有江念姿身上的衣服没有补丁。
深蓝色粗布,款式极其简单。
这要是搁以前,江念姿肯定很讲究,但或许是环境使然,她适应能力很快。
被丁红梅小心翼翼呵护着,江念姿低下头,掩下眼里的湿意,语气嗡嗡地说:“妈,天冷,你自个儿穿上,我不怕脏。”
说着,她一脚踩上牛车,转身一屁股坐在边上。
脏脏的,臭臭的,但是心很暖,从未有过的温暖。
上辈子,她家虽然是大家族,但是家里几乎没有一丝人情味儿。
她格斗时受伤,爸爸只在乎她赢了还是输了,至于受伤,他觉得是家常便饭,不用理会。
而爷爷呢?
只在乎她有没有记住针法,有没有背出药方。
至于累不累,不在他的考虑范畴。
牛车上有五六个人,全是村子里的。
女儿心疼她,丁红梅骄傲坏了,下巴扬得高高的。
村子里有个阿婶儿看不惯丁红梅这心疼姑娘的样,小声和旁边人说道:“赔钱货也就她心疼。”
她说得很小声,但是江念姿和丁红梅还是听见了。
丁红梅可不是好惹的对象,当即瞪圆了眼睛,冲刘婶儿凶道:“刘寡妇,你说谁赔钱货呢?我闺女好得很,再让我听见这话,看我不把你的嘴撕烂。”
丁红梅的泼辣,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,惹急眼了,她能提刀子追到人家去。
刘婶儿也就是嘴上没忍住,见丁红梅凶起来,哪儿敢招惹她。
赶紧别开头说道:“我又不是说你。”
“最好不是。”丁红梅哼了一声。
转而想到闺女心思敏感,忙安慰道:“姿姿,别听那臭婆娘乱说,我们姿姿才不是赔钱货,女儿最懂心疼娘了。”
江念姿根本没往心里去,她只觉得现在的愚昧思想害死人。
女人为难女人。
还好丁红梅不是这样的。
不过听她不客气地当着别人的面骂臭婆娘,江念姿还是没忍住,嘴角使劲儿往上扬起。
村里其他人看场面有些尴尬,忙和稀泥。
“红梅,姿姿也十八岁了吧,是不是该找个婆家了?”
说话的人是村里的媒婆,叫张翠芳。
虽然开口的目的是和稀泥,但也有自己的小心思。
别看其他人背地里吐槽丁红梅疼江念姿这个病恹恹的女儿,实际上心里也嫉妒着呢。
她家这姑娘,虽然身体不太好,却是十里八村最好看的姑娘。
高中刚毕业那会儿,就有许多在镇上的有钱人盯上了,都找她帮忙说媒呢。
丁红梅哪儿听得了这些:“别打这主意,我闺女不急。”
女儿在娘胎里受了苦,被她养得娇气了些,丁红梅可舍不得女儿嫁过去受人欺负,她要招女婿。
落了个冷脸,张翠芳笑容讪讪,却没再说什么。
好在很快就到了镇上。
丁红梅拉着江念姿直奔镇上的农村合作社,给自家大侄子去了个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