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cp2p > 科幻小说 > 江念姿沈程什么小说 > 第71章 更有意义

第71章 更有意义

 热门推荐:

江念姿之前觉得相亲无所谓,自从沈爷爷跟她提了去军区医院之后。
她发现,比起找对象,她现在更想把自己的医术发扬光大,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。
当然,答应过的事情,她不会反悔。
所以为了防止蒋新丽一个劲儿给她介绍对象,她只能这么说。
不过她也没有说谎,家里确实安排了。
她说得云淡风轻,脸上甚至带着浅浅笑意,那模样,好似不仅不排斥相亲,反而对相看对象有些满意一般。
沈程忽然觉得压在胸口的大石头轰然崩塌,破碎的石子从他心中迸射而出,扎得他那颗刚刚确定心意的心脏千疮百孔。
他愣愣地看着江念姿,看着她的一颦一笑,看着她眼里的温柔,只觉得心狠狠地被揪住。
说痛不至于,是一种很难以描述的感受。
大脑仿佛一下子空了,一颗心直接沉入谷底,那种扑面而来的窒息感,让他险些招架不住,露出丑态。
江念姿低头整理柜台,蒋新丽缓缓扭头,看向身旁的沈程。
见儿子一副失魂落魄,没了主心骨的模样,当妈的终究是心疼了。
“江医生……你,你还这么年轻,怎么,忽然急着找对象了?”
江念姿觉得她这话很奇怪,她前一秒不是还想着给她介绍对象吗?
怎么忽然就觉得她年轻找对象不适合了?
她抬起头,看了蒋新丽一眼,对方表情尴尬,一副不知道怎么言说的表情。
江念姿略感疑惑。
见她看过来,蒋新丽更急切地说道:“江医生,其实优秀的年轻男人挺多的,就算家里给你安排了对象,你也不用急着定下来,多挑一挑,才能挑到合适自己的,是不是?”
江念姿眼神定定地看着她。
不对劲。
沈夫人的表现,很不对劲。
“您……为什么会这么说?”
“我……”
蒋新丽词穷了,对上江念姿那双过分纯真的眸子,她不知道怎么找理由。
“妈,走了……”沈程低下头,喊了蒋新丽一声,那声音透着一丝说不出的颓丧和失落。
江念姿朝他看去,见他低着头,脑袋瞥向另外一边,觉得十分奇怪。
江念姿把药整理好交给他。
他伸手接过,食指不小心碰到江念姿的掌心,他仿佛颤了一下,然后很快松开,道了声再见,就拽着蒋新丽离开了。
“诶,等等……我话没说完。”
蒋新丽挣脱沈程的手,快速跑到江念姿面前,老爷子交代的事儿还没做完呢。
她拿过一旁的笔,在抓药的纸皮上写了一串号码:“江医生,这是老爷子让我给你留的号码,他说你啥时候忙完这边的事,啥时候给他打电话,他会给你安排好去处。”
所谓去处,便是军区医院。
江念姿愣了一下。
刚刚沈程不是说,老爷子说看着时间给她安排吗?
原来不是看医院空缺位置的时间,是看她的时间吗?
江念姿狐疑着看向沈程。
他站在大门口,背对着她,对方身高腿长,加上一身军装,光是背影,都能让人眼前一亮。
不过江念姿看习惯了,她想起另一件事,喊道:“沈先生,等一下。”
沈程即将踏出医馆,听到身后细软的声音,他着了心魔一般,明知不可靠近,还是因为她的一句话,停下了脚步。
他没有回头:“江医生还有什么事吗?”
心里生出了万分之一的期盼。
“你还没给药钱呢。”江念姿道。
沈程刚升起的万分之一的希望,“吧唧”一声,落在地上碎开,捡都捡不起来。
他努力稳住情绪,恢复以往冷静的模样,转身朝江念姿走去,随手掏了一把钱递给她。
他全程低着头。
江念姿道:“你给太多了。”
“是吗?”
沈程伸手,随手往桌上一抓,一把将钱全部抓回了口袋里。
江念姿:“……”
“那个,你又全拿回去了。”江念姿有些不知道怎么说,仿佛给欠钱的大爷要债一般,生怕对方一个不乐意,就不给了,她还得斟酌着语气。
他浑身上下充斥着一种冷漠的气息。
听了江念姿的话,沈程知道自己还是没有稳住情绪。
他憋住了心底的难受,抬起头来,问她:“多少钱?”
江念姿看着他发红的眼尾,轻声道:“五块钱。”
沈程把钱拿出来,一张一张地数,数好五块钱才拿给江念姿。
他努力扯出一丝淡笑:“抱歉,糊涂了。”
他笑容过于牵强,江念姿想忽视都困难。
“没事。”
-
沈程母子俩离开后,江念姿坐在凳子上,单手托腮,眉宇轻皱。
她不是傻子。
沈程刚刚的表现太过明显。
明明之前的情绪还很好,从什么时候不对劲的?
她仔细回想一番,好像是她说家里安排对象之后,他就没有再看她了。
等等!
江念姿猛地惊醒,他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?
什么时候的事?
为什么她没察觉到?
沈程对她,不是一直都温和有礼,但是言行举止透着疏离吗?
可刚刚的表现,要说沈程不喜欢她,她是一万个不相信的。
太明显的情绪外露了。
江念姿抓着脑袋,陷入死局。
难道这就是逃不脱的宿命?
男主真的喜欢上她了!
嗷,要命!
见鬼!
她果然还是成了那早死的白月光吗?
江念姿想撞墙让自己清醒一下。
好在她不是遇事一味急躁的性格。
冷静下来后,江念姿想通了,虽然沈程还是喜欢上了她,但不是一见钟情呀。
而且她又不是原主,做的事都不一样,未必会早死。
这么一想,江念姿淡定了,她捞起旁边的大补药猛喝一口。
只有把身体养好,她才能有安全感。
万一哪天因为这娇弱的身子骨嗝屁了咋办?
江念姿拍了拍脑袋,不能想。
老天爷给了她重拾温暖的机会,她怎么能因为还没发生的事情,就开始杞人忧天呢?
过好现在快乐充实的日子不好吗?真要有那么一天,那也是命。
至少在她能活着的时候,她活得足够开心,这就够了。
另一边,沈程回到住处,大冷的天,衣服扒开,在院子里不停地做着仰卧起坐和俯卧撑。
他周身肌肉线条流畅好看,并不是那种很夸张的肌肉,不厚重,却很有力量感,且一看就结实有弹性。
只有长期锻炼的人才能明白,这样的肌肉,才是最难炼出来的。
沈武林和蒋新丽今天就要带着老爷子离开这里了。
沈程还要明天才走。
他已经拖了两天了。
沈武林不解地看着蒋新丽:“发生什么事了?臭小子突然抽什么疯?”
蒋新丽一言难尽:“哎,说来话长。”
沈武林:“我暂时死不了,时间挺多。”
蒋新丽捶他一拳:“算了,你个糙老爷们儿,什么都不懂,你回屋,我过去看看。”
来到沈程身边,蒋新丽看他汗水多得跟在身上浇了水似的,伸手在他脊背上戳了戳。
沈程正撑在地上做俯卧撑,已经做了不知道多久。
俊美的脸庞上,汗水顺着脸颊滑落,最后聚集在下巴处,滴滴坠落。
“儿子,要不,咱就放弃吧?”她苦口婆心的语气。
沈程却忽然撑地,迅速站直身体,他拿着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。
“我的人生字典里,没有还没开始就放弃的例子,这次也不例外。”
他看向蒋新丽,勾人的桃花眼眼尾上扬,会给人一种轻挑的感觉,但他眼神十分坚定。
蒋新丽愣了一下。
沈程吐出一口气:“她只是家里给安排了相看的对象,成没成都另说,在这之前,我总得搅乱她的心思,让她没了相看的想法。”ique.iz
蒋新丽:“哈?”
低沉那么久,最后变得那么阴损吗?
蒋新丽忽然觉得她不够了解儿子。
不过,她还挺高兴。
沈程收拾好自己,他去找了许强,跟许强交代一些事情。
-
江雪和江成已经把营业执照的事情办妥了,过几天就能拿到。
江念姿躺在床上,把蒋新丽给她的那些票证放好,跟江雪说:“姐,那十二套订单,做好了吗?我们差不多可以开始换一个款式做了。”
江雪欣然答应:“只差一套就做好了,不过姿姿,我跟你说个事儿。”
“什么事儿?”江念姿问。
江雪说道:“咱大哥给你介绍的那个对象,不太靠谱,要不还是算了吧?”
“怎么说?”江念姿问。
江雪愤愤然:“说来都晦气,我昨天不是去店里打扫卫生吗?然后不小心把水泼到那人身上了,那是我不对,我该给他洗衣服,结果这人答应好好的,说马上回去换了拿过来给我,害我为了等他,等到晚上七点,结果他一直没来。”
“一个不守信用的男人,是不值得托付终身的。”
江念姿想到对方的军人身份:“也许他有什么急事,来不及回来告诉你。”
“能有什么急事?他不是请假过来跟你相亲的吗?结果倒好,人来了,也不上门拜访,还不守信用。我看他就是借着相看对象的理由,好请假偷懒。”
江念姿没见过那人,但她觉得,既然是堂哥给她介绍的对象,身份一般不会太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