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cp2p > 科幻小说 > 江念姿沈程什么小说 > 第66章 传承发扬

第66章 传承发扬

 热门推荐:

柔软的唇,侵入鼻息的淡淡清香,每一样都拉扯着沈程的神经。
自打初见,听见她那细软的声音,看见她那双灵动的眸子,他就知道自己不对劲了。
意识到自己的心意,是回来治疗之后。
他发现自己的视线总是不受控制往她那儿去,会在意她的一颦一簇。
她冲他娇俏一笑,他心跳能加快好久好久。
他一只手还拉着她柔软的手,另一只手因为她摔过来,下意识环上了她的腰。
两唇相贴的这一刻,沈程没有所谓喜悦的感觉。
大脑“嗡嗡”地响,里面一片空白。
他甚至没有什么反应,就那么直愣愣地瞪大了双眼,浑身僵硬,甚至手指都不知道该怎么屈伸摆放。
江念姿只是虚弱脑袋发晕,那会儿是晕得厉害,才会腿软往下倒,她并没有失去意识。
要摔倒之际,她感受到一股力道将她拉扯住。
再然后,她就这么倒在了沈程怀里,然后,吻上了他的唇。
很要命的姿势。
江念姿那犯晕的脑袋,几乎立刻清醒。
清亮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望着他,他眸色漆黑如夜,好似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深渊。
江念姿赶紧撑着他的腹部拉开距离。
“对不起……”
“抱歉。”
两人异口同声,后者出自沈程。
他眼帘垂下,遮住了眼底异样的光,再开口时,声音暗哑:“我刚刚只是看你要晕倒,想拉你一把,没想到……无意冒犯。”
他说话时,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,可惜他低着头,江念姿看不见。
说实话,她现在很尴尬。
这种尴尬,比上一次不小心按到他那里还要让人觉得羞耻。
江念姿下意识捂住嘴,视线灼灼地看着沈程的唇。
摔下去时,是有力道的,所以她吻得并不轻。
唇齿压上去时,因为力道重压,被迫分开了……
所以,他嘴唇上,现在还有一丝水渍。
源头出自哪里,她比谁都清楚。.IQUE.iz
她视线过于灼热,叫沈程想要忽略都困难。
他不解地抬起头,对上她黑白分明的眸子。
他一抬头,那画面更明显了。
江念姿咬住贝齿,总觉得那水渍留在他唇上,她浑身都不自在。
“你先别说话。”
她忽然靠近他。
突然凑近的俏脸雪白细腻,近得沈程能看清她脸上细小的绒毛。
视线落于她唇上,沈程喉咙开始发干,他努力控制着,垂在躺椅上的双手下意识抠紧边缘。
江念姿白嫩的手指捏住衣袖,用力摁在他唇上,把那水渍擦去。
做完这些,她站直身体,视线再次和他对上。
他漂亮的桃花眼里一片漆黑,沉沉如海。
他的眼睛很勾人,但那只是眼睛的形状,可他的眼神,从来都是坚毅的。
他这样的眼神,给江念姿一种错觉,他很淡定,完全不在意,毕竟这只是一场意外。
他这么冷静淡然,江念姿也只好努力保持着不尴尬的虚假表面。
她展颜轻笑:“好了,擦干净了,既然是意外,那这场意外,我们都忘了吧,我出去给你开药。”
说完,她脚步轻飘飘地走了出去。
沈程留在原地,还痴痴地坐在那儿一动不动。
意外亲吻,让他紧张到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。
他让自己要保持冷静,不能露馅。
可她好像比他还淡定。
明明上一次不小心碰到他那里,她还受到了惊吓,现在居然还能淡定地对他笑,还说“我们都忘了吧”。
沈程低垂着眸,骨节分明的手指覆在唇上。
那触感清晰明了,在脑海中不停地盘旋,回放。
怎么可能忘了?
忘不掉。
沈程倒在躺椅上,手背搭着额头,胸腔里那颗不争气的玩意儿,闹腾得厉害。
他庆幸刚刚过于惊讶,情绪后知后觉,不然那会儿就让她听见他强烈的心跳声,该明白他那蠢蠢欲动的心思了。
江念姿故作轻松地回到药柜前,麻木地看着抽屉里的一味药,贝齿紧紧咬住下唇。
她在懊恼,这是什么扯不断的缘分。
难道她注定要成为男主那早死的白月光?
她把刚刚那细节掰碎了细致分析。
最后得出结论,沈程从头到尾都没有感觉。
他眼神很淡定,有的也只是抱歉。
应该,对她是没有任何想法的。
想到这里,江念姿舒心了。
也是,她都没让男主一见钟情,那肯定也已经不会是白月光了。
江念姿正走神,身后传来男人低撩的嗓音:“江医生。”
江念姿瞪大双眼,这就来了?
她努力调整面部表情,再回头时,笑容温和大方:“再等一下,有一味药需要炒干,你先坐会儿……”
沈程视线在她脸上逡巡,对上她笑意盈盈的眸子,点了点头:“嗯,我不急,来找你,是想跟你说件事。”
江念姿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。
沈程在心里把语言组织好才说出口。
“上次听你提缝纫机的事儿,你是想买缝纫机吗?”
没想到他要说的是这事儿。
“嗯,我是想要买缝纫机,但是没有票证……”
沈程没敢看着她说话,他视线直直地落在柜台前的小瓷瓶上。
“那天我在县城,跟我朋友提了一句,他正好有几张用不到的票证,就给我了。”
说着,他伸手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三张缝纫机的票证,递到江念姿面前:“给你。”
许强到处托关系帮他拿到的票证,到了他嘴里,变成了用不到的……
江念姿倏地瞪大双眼,这可不就是瞌睡来了递枕头吗?
她正需要这东西呢。
“谢谢。”
江念姿一点儿也不扭捏,握住票证后,笑颜璀璨。
她一脸惊喜地望着沈程:“你可真是我的幸运星,不过这东西很难得,我不白拿,作为报答,给你的治疗,不收你的钱了,你把药钱付了就行。”
东西虽然难得,但是跟治好沈程这大毛病相比,还是不能相提并论的。
所以江念姿也不觉得亏欠什么。
沈程本以为还要多费口舌才能让她接受,没想到她倒是干脆。
洒脱的性格,和她柔弱的外表倒是不相符合。
见她收下,沈程漆黑的眸子里染上一丝笑意。
“这怎么行,票证是我朋友不要的,放在我这里,有没有都一样。你不要,我也是扔给别人,但你治好我的病,这么大的恩情,不能相抵,医药费多少?我给你。”
江念姿撑在柜台上,身子往前倾,冲他笑得开心。
“道理上是这么说,可就算你没有给我票证,我也会治好你的病。哪儿什么绝对平衡的,对我来说,这几张票证非常重要,对你来说,能治好病也很重要,既然对彼此都非常重要,那就相抵了吧。”
她凑得不算近,至少跟刚刚那场意外的距离相比,算远的。
可沈程还是因为她突然靠近时冲他绽放的笑颜而乱了心跳。
他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“好,那我把药钱付了。”
药钱和治疗费是不一样的,那是张爷爷的成本和利润,江念姿不会替张爷爷做主。
沈老爷子的药钱和治疗费,加上沈程的药钱,一共九十八块钱。
江念姿认真地数了数手里的票子,抽出两张还他:“多了。”
沈程伸手接过,语调低了下去:“哦。”
他是故意的。
想等明天,找个借口过来要钱……见她。
机会被她的认真扼杀掉。
沈程轻叹一口气。
江念姿把药抓好,正好听见他这声叹气,问道:“叹什么气?”
“啊?”沈程看她一眼,看清她眼里的疑惑,心里有鬼的男人感受到一丝丝窘迫。
他随便寻了个借口:“我在感慨,江医生治疗几天时间,就能赚那么多钱,到时候去军区医院,恐怕不会有那么高的收入。”
军区医院拿的是固定工资,听起来再好听,也比不上自己开诊所赚的钱多。
这话一出口,沈程只想给自己一嘴巴子。
万一她听进去了,不想去了怎么办?
他双目一瞬不瞬地看着江念姿,就怕从她脸上看到懊恼和醒悟的表情。
然而没有,她笑容依旧,声音也还是那么温柔细软。
“我知道呀。”
“知道?”沈程感到意外:“那你还想去吗?”
“当然想。”
江念姿回答得理所当然:“有些东西的价值,不是用钱来衡量的。以我的医术,我想去到更广阔的地方,让更多疑难杂症无法解决的病人能够遇到我,我希望帮他们解决,也希望我的能力,能给他们带来希望。”
想到上辈子那个救了她,给她希望的军人,江念姿脸上的笑容越发温柔。
“赚钱我能有很多办法,但我的医术,必须传承发扬,而且……”
她看了沈程一眼,说道:“解放军们在危难时必须挡在人民面前,那我想做那个站在他们身后,给予他们帮助和力量的医生。”
军人因为受伤不得不被迫退役的情况太多。
她只有一双手,也不是真正的逆天神医,无所不能。
但她希望尽她所能,帮助每一个朝她伸出手渴望治愈的人。
她不知道,她温柔却坚定的话语,落入沈程耳里,在他心中掀起了多大的波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