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cp2p > 科幻小说 > 江念姿沈程什么小说 > 第24章 思想教育

第24章 思想教育

 热门推荐:

许强朝她看过去,江念姿可是良好公民,结果来到这里第一次遇见警察,就……
她眨了眨眼,明亮的大眼睛透着几个字——无辜、无害、真诚。
沈程一直看着江念姿。
瞥见她这无辜的眼神,心底觉得好笑。M.iQue.iZ
“警察叔叔,我有罪。”
江念姿见许强朝她走来,认错态度极其积极。
许强愣了一下,警察叔叔……
他瞬间失笑:“小丫头,过来说话。”
去哪里?
要被谈话了吗?
江念姿有些懊恼,早知道她刚刚跑快一点了,反正她又没犯罪。
顶着警察叔叔的压力,江念姿来到他们那桌。
坐下后,江念姿小心翼翼抬头,一眼对上那张她觉得很帅的脸,他眼尾那颗泪痣正面看去,更添几分魅力。
惊讶得她眼珠子都瞪圆了。
“兵哥哥!”
她下意识呢喃,这纯粹是受到后世的影响。
细软的声音,带着一丝惊讶,沈程修长的手指下意识摩挲了一下茶杯边缘。
倒是许强不乐意了:“小丫头,凭什么叫我就是警察叔叔,叫他就是兵哥哥?”
“哦。”江念姿不清楚这两人啥情况,也没多说什么。
但一个是当兵的,另一个是警察,肯定不会欺负她。
许强乐呵了一会儿,才说道:“警察局可不是给你们胡来的,以后不能那样了。”
江念姿知道他指的是她故意拉开衣服要诬赖高文光的事儿。
她认错态度积极:“我没想真去警察局报案,就是想吓唬吓唬那对母女,对不起啊,警察叔叔,下次再也不会了。”
得,一口一个警察叔叔,许强觉得一转眼他就老了十几岁。
不过认错态度还挺好。
这件事没真闹到警局,不然高春红想跑也跑不了。
她跟许强说话时,沈程表面看起来没看她,暗地里却不经意瞥了好几眼。
虽然对方脸上裹得严严实实,一双眼睛却灵动得厉害。
面对那对母子时,机灵又狡黠,面对许强这个警察,恨不得在脸上刻下“无辜乖巧”几个字。
许强道:“不过面对这种无赖,你能合理的保护自己也是对的,但是女孩子,不能随便用自己的名声问题开玩笑。”
许强不是很在意这些,但社会就是这样。
这事儿要是真的闹大了,回头闲言碎语说得最多的,还是女性。
原本江念姿一脸乖巧,认真听警察同志给她做思想教育。
听到这里,江念姿完全不同意。
“我们确实不能用这种虚拟的事情去浪费警力资源,那是不对的,所以我没打算真去报警。但我不觉得这是开玩笑,对付这种无赖,就只能用更无赖的办法,不然她还以为你怕她,我当下能想到最快速的解决办法,就是这么做。而且过度在乎这种名声并不是一件好事,只会成为约束女性的枷锁。”
说名声是好听的说法,江念姿知道,他指的是贞洁问题。
倒不是江念姿完全不在意,实在是那会儿高春红突然来那么一招,她脑子里涌出来的就只有这一个办法。
许强给不少人做过思想教育,还从没被人教育过呢。
沈程也有些意外刚刚还像个乖巧小兔子的女生,一转眼能那么认真地跟许强纠正这个问题。
江念姿看许强表情呆呆的,补充道:“就因为身边所有人都说女孩子闹出这种事很丢脸,会成为别人的谈资,所以女孩子哪怕真的被欺负了,也因为担心自己被别人说,而选择息事宁人,任由犯罪份子逍遥法外,这才是不对的。名声问题,只要我自己不在意,谁的唾沫星子,我都能给她拍回去。”
江念姿上辈子看了很多女性被欺负,最后却不了了之的新闻,很多情况是因为女方家里觉得丢脸。
还有很多没被爆出来的真实案例,多半也是担心这事儿被人知道,所以这会儿听许强说,那股子激愤心情,一下子涌到头顶。
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之后,对上许强愣神的眼神,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应激了。
额……
好尴尬。
“你说得对……”
正在江念姿尴尬时,耳边传来一道低撩好听的声音。
她愣愣地扭头看向对面好看的兵哥哥。
对方眉眼含笑,透着一丝丝鼓励。
“在合理范围内,任何保护自己不受到别人欺负的手段,都是对的。”
都知道秀才遇到兵是最难解的问题。
刚刚那妇人把自己撞了冤枉她,要是没有人证明,她怎么都不能轻松脱身。
“不过……只能用于保护自己的情急情况,可不能随便乱冤枉别人,明白吗?”
对方说话语速缓慢,低沉的嗓音,自带一股子勾人的韵味。
偏偏还用那种温柔的语气,真的很难顶得住。
江念姿最受不了别人温柔了。
轻咳一声,掩饰自己的慌乱,江念姿道:“嗯,明白。”
她睁着一双大眼睛,水汪汪的,此刻看起来更显无辜。
细软的声音也好似带了电流。
沈程别开视线,轻声道:“回去吧。”
出了国营饭店,江念姿双手捧着脸轻呼一声:“要命。”
天知道她最无法抵抗的就是兵哥哥,而且还是那么好看的兵哥哥。
说话还温柔……还好听……啊,不能想,江念姿,你不准花痴。
另一边,饭店里,许强似笑非笑地看着沈程。
沈程睨他一眼:“有话就说。”
“那我说了啊。”许强双手撑在桌子上,倾身靠近沈程:“你是不是喜欢那姑娘?”
沈程捏着杯子边缘,看向许强的眼神,透着一丝审视:“胡说什么?”
“我可不是胡说。”
许强一副“我心中有数”的样子:“你什么时候会对别人说话那么温柔了?别告诉我你对女人都这样,你从来不会多跟女性交流,你以为我没看见吗?刚刚那姑娘跟我说话的时候,你这狗东西一直盯着人家看。”
听了他的话,沈程皱了皱眉头,有那么明显吗?
他不是看得很隐晦吗?
“不是喜欢。”他解释,他不至于那么牲口,对方看着年纪就不大的样子,满眼天真稚气。
“那是什么?”许强完全没打算放过他。
沈程没回答他,却陷入沉思。
是什么?
第一次听见她的声音,就觉得好听,下意识关注?
听起来更像流氓变态。
他把带过来的文件袋丢给许强:“我先走了,这个人你帮我查一下。”
“被我说中想跑?”许强拿他开玩笑。
沈程本要走,闻言又后退了两步:“这里姓江的人很多吗?”
许强:“非常多,紫尘县一半儿以上的人都姓江。”
这边的大姓就是江。
沈程点了点头:“走了,我还要去找人。”
“找谁?”
“救命恩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