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cp2p > 科幻小说 > 江念姿沈程什么小说 > 第23章 看谁更无赖

第23章 看谁更无赖

 热门推荐:

高春红脸都被气绿了。
他两口子都是厂里双职工,还从来没人敢这么不尊重她呢。
既然这丫头是给脸不要脸,那就怪不得她了。
“看来你是打算还那五十块钱了。”她声音冷了下来。
“妈,你提什么钱呢?”
高文光一听这话,急了。
高春红一个眼神扫过去,高文光立刻反应过来,他妈不会让他失望,于是闭上嘴不再说话。
江念姿来这里的目的,是为了确定原主有没有拿高文光的钱。
拿了,她自然会还。
没拿,那就别想从她身上薅到一根毛。
她看向高文光,说道:“高文光,你看着我。”
细软的声线,在此刻自带一股子严肃。
面对喜欢的姑娘,高文光很难抗拒她说的话,下意识抬头看向她。
江念姿道:“你说我拿了你的钱,什么时候拿的?”
“啊?”
对上她那双漂亮的杏眼儿,高文光一时间有些卡壳。
高春红怕儿子露馅,忙说道:“让你还钱你就还钱,说那么多做什么?怎么,你不会想赖账吧?”
“赖账?”江念姿视线扫向明显急眼的高春红。
高文光心虚,他妈着急,还用细想吗?
原主压根没拿过他们的钱。
既然这样,那就好办了。
“你开口让我还钱,我总得问清楚,我什么时候拿了你儿子的钱吧?”
“都过去那么久了,谁还记得细节?”高春红凶着脸说道:“我告诉你,还没人能赖我们高家的债,丑话说在前头,你要是还不起钱,就乖乖嫁到我们高家来,否则……”
“否则什么?”江念姿眯起双眼,细软的声音不再是温声细语的调子,近乎凌厉。
“难不成你们高家有什么高官,想只手遮天,胡乱冤枉人不成?”
高春红家确实有个表哥是当官的,不然她也不会那么横。
但现在抓作风最是严谨,谁敢这样堂而皇之的说出来?
害怕这死丫头胡搅蛮缠牵扯表哥,高春红凶巴巴地说道:“你这小姑娘,嘴皮子倒是利索的很,嘴巴上下一翻就想冤枉人,我可没说要以权压人,是你欠了我们家钱,让你还钱而已。”
听江念姿提只手遮天,高春红的气势明显弱了下去。
提到欠钱,她又高昂起来: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任谁来了都是这个理。”
“你说的没错,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,但前提是我欠了你们的钱。”
江念姿早已经看清这其中的猫腻,懒得跟她继续废话:“你说我欠了你家钱,证据呢?借条呢?你倒是拿出来给我看看。”
哪儿有什么借条,真要闹到派出所,她们不占理。
但高春红觉得,江念姿一个农村丫头,肯定不懂那么多。
她冷哼一声:“我需要什么借条?我儿子就是证据,你从他那儿拿的钱,他亲口告诉我的。”
“你儿子说的就是证据,那我还说你昨儿去我们村子,勾搭我们村子里的老光棍儿呢。”
这招完全跟江雪学的。
这年代女人最忌讳的就是名声问题。
江念姿这么一说,高春红气得脸色涨红,同时又很着急。
“你个死丫头骗子,张嘴胡咧咧什么,老娘什么时候勾搭你们村的老光棍儿了,再乱说小心我带你去派出所。”
“成。”
江念姿二话不说就同意了,伸手一把拽住她的胳膊:“你不是要报警吗?走,马上去,顺便让警察同志查清楚,到底是我欠你们的钱,还是你们血口喷人。”
但凡江念姿犹豫一分钟,都是对高春红这个提议的不尊重。
高春红可是厂里职工,要是闹出这些丑事儿,回头不得被人找借口削了才怪。
她当即慌了,可话已经说出去了,她拉不下面子,只能拼命给儿子使眼色。
高文光都被吓傻了,他从来不知道,看起来文文静静的江同学,说话居然这么刺儿。
他赶紧拉住江念姿的手:“江同学,有话好好说。”
“啪。”江念姿反手一巴掌打开他伸过来的手:“我跟你没话可说,高文光,原先我还只觉得你死皮赖脸,没想到你是没有脸。”
高春红就一个儿子,这儿子是她的心肝宝。ique.iz
见儿子被江念姿打,她怒从心间起,猛地冲过去,把自己撞在桌子上,故意把脑袋撞出血。
“打人了,打人了,救命呀。”
她大声哀嚎,心里想着,都这样了,她就不信去派出所,警察能站在她那边。
沈程和许强围观全程,沈程冲许强使了个眼色。
不用沈程说,许强也会管这事儿。
他整了整衣领,准备过去解围,然,下一秒,脚步定在原地。
江念姿也没想到高春红会这么不要脸,看着她流血的脑袋,冷笑道:“你以为就你会耍无赖?”
高春红不解,什么意思?
下一秒,江念姿抬手往自己衣领一拉,只听撕拉一声,衣服领子被撕裂,露出一片肌肤。
江念姿有分寸,就拉到正常范围。
撕了衣服,她抬手“啪”的一巴掌扇在高文光脸上。
高文光被打懵,高春红也懵逼了。
江念姿捂着胸口往后退,用极其凄惨可怜的腔调说:“高文光,你轻薄我?我要报警,呜呜……”
高春红彻底傻眼。
高文光亦是如此。
就连许强和沈程也被江念姿这举动给惊呆了。
高春红反应过来,要是真惹上这种事儿,她儿子就毁了。
也不知哪里生出的力气,高春红猛地从地上爬起来,快步冲过去要抓住江念姿:“臭丫头,你回来,我不讹你了。”
许强反应过来,一手拦住高春红。
“哪儿来的拦路狗,走开。”
高春红急着抓住江念姿,被人拦住去路,立刻破口大骂。
“警察,你不是要报警吗?”许强语气冷漠。
简单的一个称呼,让高春红瞬间萎了。
这人一直在店里,那她刚刚和儿子说的话,不全被他们听进去了,高春红只觉得两眼一黑。
“我,我……”
我了半天,因为心慌,啥也说不出来,干脆二话不说,拉着儿子就跑了出去。
路过门口时,看都不看江念姿一眼。
许强:“……”
那边的江念姿也愣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