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cp2p > 科幻小说 > 江念姿沈程什么小说 > 第195章 信守承诺

第195章 信守承诺

 热门推荐:

她似乎在茫茫的白宙中待了许久许久,久到那道声音再次出现。
因为她的命运被改写,必须走回正道,但又不能答应她改写别人的命运。
于是那道声音的主人和原主做了一个交易。
交易里说,送她去另一个世界学习本事。笔趣阁
如果她能在那个世界拯救世人,那她就可以拥有改写沈程和江鹏宇命运的机会。
原主答应了。
看到这里,江念姿有些懵。
因为她看到原主被送到了另一个世界的画面。
她被抹去这个世界的记忆,在那个世界学习医术。
原主在的那个世界,是她在的世界,原主的记忆,是江念姿的记忆。
然后,时间静止在她穿越前,接着,就出现了她刚穿越到这本书之后的记忆。
而且她能深切地感受到,她到这个世界后的身体状态,比最开始在这个世界的身体状态要好无数倍。
看到这里,江念姿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
原来,她居然就是原主吗?
怪不得家里人从没发现过她的不对劲,原来她们就是一个人,性格本就是一样的。
偶尔动作间的小习惯也是一样的。
也是从这里看她穿越后的画面,她才发现家人们看她的眼神,一直是熟悉而亲切的。
原来她刚穿越时脑海里那句莫名其妙的话,不是她做梦时的乱象。
是真的有人在告诉她,让她回到原来的世界。
给她改写别人命运的考验,是看她能否在没有记忆的时候,还能保持一颗良善之心,帮助世人。
所以,她解决了前世那场来势汹汹的传染病之后,才得到了穿越回来的机会。
江念姿一直很害怕失去现有的家人,因为她不是原主,内心里始终有一种这些感情都是偷来的不真实感。
原来她这不是她偷来的家人,他们都是她真正的家人。
而那人之所以选中一个没有亲情的家庭让她在后世重生,是为了让她只专心于学习医术。
原来一切都是冥冥中特有的安排。
而对沈程的感情,两世合并,忽然浓烈到让她想哭。
在第一世,他就那么那么爱她,对她那么那么好……
不在乎她身体是否不好,竭尽所能地满足她所有的幻想和要求。
他的好从来都是润物细无声的体贴。
尤其是想到他痴守墓前几十年的画面,江念姿的心更疼了。
忽然,她听见一道声音,像许矜矜的。
许矜矜好像在说:“不好,江医生的生命体征没了。”
嗯?
生命体征没了?
江念姿疑惑,是在说她吗?
她怎么就没了呢?
她不就是做了个梦吗?
唔……
江念姿待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冥思苦想,她发生了什么?怎么就要没了?
-
许矜矜那一声慌乱的喊声,惊得外面的沈程倏然抬头。
赤红的双目一瞬不瞬地望着重症室的门,他不顾一切地闯了进去。
他看见江念姿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看见许矜矜和许多医护人员在慌忙抢救。
他脚步扎根在原地,再不敢往前一步。
沈程人生里头一次出现了后怕到窒息的感受。
他望着江念姿,眼里的泪水终于倾泻而出。
念念……
不要……
求求你……
而另一边,冥思苦想的江念姿终于想起她忘记什么了。
她受伤了。
她为了救哥哥,被劫匪开枪打中后背,然后昏迷了。
所以她现在,是在手术台上吗?
是许矜矜在抢救她吗?
啊?
监视仪器一次又一次发出刺耳的声音,那声音凌迟着在场的所有人。
江鹏宇从外面回来,看见敞开的病房门,看见里面的慌乱,手里拿着的水杯怦然落地,碎成一片。
兵荒马乱过后,有了效果。
江念姿的生命体征又恢复了。
“沈程,江医生抢救过来了。”
听见许矜矜的话,沈程浑身虚脱,无力地靠在了背后的墙壁上上。
他闭了闭眼,声音沙哑得厉害:“谢谢,谢谢……”
-
江念姿被抢救回来,但还是没有苏醒。
眼看着已经快过去23个小时。
手术过后24小时还不苏醒,意味着进入了下一轮的危机。
正常情况,麻醉手术后,24小时内会苏醒过来。
沈程和江鹏宇这次守在病房外,不敢离开半步。
许矜矜第二天过来,看见两人这幅模样,有些担心。
她照例打了两份饭过来。
一份给沈程,一份给江鹏宇。
“吃点儿吧,再不吃,江医生还没醒来,你们俩就先垮了。”
不眠不休不吃,谁能受得住?
江鹏宇摇了摇头:“谢谢,我不饿。”
“吃吧。”沈程开了口,拿过饭盒,跟许矜矜道谢,面无表情地往嘴里刨饭。
嗓子硬得发疼,东西吃下去,跟在割他的喉咙管一样。
可沈程却好似全然感觉不到。
眼泪滴在饭盒里,他才停下来,把嘴里包满的饭菜咽下去,他还出声安慰江鹏宇。
“她不喜欢看到我们不珍惜身体,吃吧,她会醒来的。”
江鹏宇知道他在故作坚强,他又何尝不是。
一夜没睡,猩红的眸子布满血丝。
他点了点头,接过饭盒:“你说的对,姿姿那丫头要是醒来看见我们俩这样,非骂死我们不可。”
他听话地吃了饭,吃完饭后,他问许矜矜:“许医生,你跟我家姿姿走得近,你说她喜欢吃什么?我这个当哥哥的挺失败的,她喜欢吃什么我都不知道,你跟我说说呗,我去给她做,还有啊,她那么爱漂亮,你知道她喜欢啥样款式的衣服不?我去买了给她……”
“这样她醒过来,就可以看见漂亮衣服了,就不会怪哥哥不疼她了,是不是……”
江鹏宇说着美好的幻想,他在笑,眼泪却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。
说到后面,已经泣不成声,他还在坚持:“姿姿总说我吵,你说我都在她病房外面聒噪成这样了,她咋还没被我吵醒?是不是在装睡,是不是,是不是讨厌哥哥了……”
“够了。”
沈程出声打断他:“江鹏宇,你争点儿气,哭什么哭,她一定会醒来的,她还要跟我结婚了,她最信守承诺,怎么可能会失约。”
许矜矜看他们两个这样,心里也难受得紧。
她慌忙起身,回去换好衣服,才又进了江念姿的病房。
推门进去,许矜矜走到床边,对上江念姿睁大的双眼。
“哐当。”许矜矜手里抬着的托盘掉落在地。
这一声响,让门外的沈程和江鹏宇如坠冰窖。